会员登录 - 用户注册 - 网站地图 文字帝:经典美文之家!
当前位置:文字帝 > 青春校园 > 正文

冬天的栀子不开花

时间:2019-09-29 09:37 来源:网络 作者: 阅读:

  陈栀子17岁的时候,念高二。上课的时候,身后总是有人注视自己,转回头,便看到冬天。天气冷,冬天却穿得少,不过是一件薄薄的毛衣,他是一直看着自己吧,眼光撞在一起,反而不知道怎么办才好,就傻傻地笑。

  那天以后,他们在校园里遇见,总是心如鹿撞,常常是什么都没有说,便一溜烟地跑掉了。

  早恋的消息不知怎么被栀子的父母知道了,母亲赶到学校,当着老师的面,当着同学的面,责问谁是冬天,当着大家的面,训斥栀子不争气,还打了她两个耳光。

  栀子哭了一个下午,两天后,就转学了。栀子想她和冬天,再也不会遇见了。

  其实,他们之间,并没有什么的,虽然有那些心跳的遇见,也只是互相有好感,只是互相鼓励,约定一定要考上大学而已。

  只是,高中的他们,便这样分开了。

  1、后来,栀子真的考上大学了。她一直记得自己和冬天的约定,所以一直那么努力,她知道冬天也一定是努力的,因为在大学里,冬天给她写信了。

  在信里,冬天说,栀子,你好吗?冬天说他辗转知道栀子考上大学的消息了,说自己也到了北方上学,只是栀子在沈阳,冬天在长春罢了。

  冬天偶尔也说起自己的校园,自己的大学生活,更多的是关心桅子,关心她独自在北方,一切都好吗?他常给栀子寄东西,有时候是长春的特产,有时候是大包小包的饼干和栀子喜欢的牛肉干。

  冬天到栀子的校园看她,是大二的春天了,那是他们高中后第一次见面。天气并没有太温暖,冬天照例穿得少,只是一件薄薄的衬衫。他长高了,壮了,晒黑了,笑起来牙齿又整齐又洁白。栀子带冬天参观校园,他们一起在食堂吃饭,一起牵手在校园里聊天,一起在樱花树下偷偷地接吻。

  2、那是栀子生命里最美好的春天。改变发生在大三的时候。

  爸妈来沈阳看栀子,栀子告诉他们自己和冬天又在一起了。其实大学里的恋爱,父母已经不反对了。只是,当栀子说出那个人是冬天,说冬天就在长春念书,父母却反对了。

  母亲冷笑着,说冬天说谎了,他根本没有考上大家。冬天后来的消息,栀子的父母倒是知道不少。他原本也那么努力地学习,但是高考的时候发挥不好,便没有考上。冬天其实没有在长春,栀子考上了沈阳的大学,他便到沈阳打工了,他说自己考上大学,不过是在骗栀子罢了。

  栀子不相信,父母打了电话,辗转要了冬天在沈阳的地址,栀子便去找冬天了。在沈阳的城西,在那个小小的、冬天很冷、夏天很热的木头的屋子里,栀子便见到冬天了。

  不仅是冬天,栀子还见到自己的好朋友沈冰。

  沈冰披着的外套是冬天的,沈冰那么瘦,冬天的黑色外套将她整个地淹没了,他们正说着什么,沈冰的小脸那么白皙,看到栀子便呆住了。冬天也呆住了,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。

  栀子想起冬天第一次到自己的学校,在楼下等自己,来来往往的女生对他看了又看,想起她们说:栀子,你的男朋友真好看埃

  那些女生中,也有沈冰。栀子不知道该怎么办,转回头,就跌跌撞撞地跑掉了。

  3、两个星期的时间,栀子不听冬天解释。但是在学校的自习教室里,冬天到底堵到栀子了。

  冬天对栀子说对不起,他不是有意骗她的。他那么努力,想要考上大学,却没有考上,他记得他们的约定,他没有考上大学,就不好意思找栀子了,但是他又想她,又放不下她。

  他开始在广州打工,但是他想她,就到沈阳了,在信里她欣喜地问他,你的学校也很好吧,他能说什么呢?他只好说自己考上了。

  冬天说那天,沈冰在自己的小屋,是来告诉自己栀子知道了,可能很快就会来找他。沈冰是在不久前知道冬天说谎了。她听栀子说起冬天在长春的大学,大学里的专业,无意中和那所大学的同学说起,才知道冬天在骗人。

  沈冰怕栀子伤心,没有直接告诉栀子,而是找到冬天到学校看栀子的机会,偷偷叫住了他,质问冬天为什么骗人。

  冬天带沈冰去看了自己住的小木屋,看了他打工的地方,冬天告诉沈冰,他也不想这样的。

  沈冰理解了冬天,就不愿意告诉桅子了。这一次,栀子的父母揭穿冬天的事情,沈冰知道了,就赶着去通知冬天,要他早做准备。

  桅子听完冬天的解释,还是离开了。沈冰说栀子,你真傻,他那么爱你,念不念大学又怎样呢?

  栀子说你不懂。沈冰就急了,在爱情里还需要懂什么,我知道他爱你,那就够了。

  4、秋天过去,冬天便来了,不知不觉,栀子就大四了。实习的时候,夜晚的空气依然寒气逼人,清白的路灯把栀子的影子拖得长长的。栀子在沈阳的一家小小的周报实习。她不知道自己是否原谅冬天了,其实,从开始到后来,她从来没有怪过他。

  她知道沈冰说得对,冬天是爱自己,才会这样做的。只是那时,一下子发生太多的事情,栀子不知道该怎么做,她太想让自己安静了。

  后来栀子想明白了,那么多次,她去小木屋找冬天,冬天却不在了。

  在那么多次栀子的避而不见后,冬天搬家了。

  冬天不见了,栀子就不能告诉他,那一次父母来沈阳主要是为了给母亲看病的。母亲说冬天骗栀子,骗了那么久,栀子不知道便罢了,知道了还和他在一起,这不是存心让她死吗?

  母亲的病情那么严重,让栀子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,就只能躲着冬天了。病情控制住的时候,栀子想明白了,其实她可以慢慢地说服母亲的,慢慢地让母亲知道,两个相爱的人在一起是世界上最好的事情。

  但是在这个时候,栀子却找不到冬天了。那个小小的木屋,换了别人住了。

  那样简陋的木屋,在木屋的墙面上,栀子看到了冬天的字迹,是冬天用小刀写下的,自己和他的名字:栀子、冬天。

  旁边,还有一个名字,沈冰。不是冬天写的,是沈冰写下的。

  5、这都是五年前的事情了。

  从高中到大学到戛然而止的一场恋爱,五年的时光,便这样过去了。

  栀子一直偷偷地找冬天,只是一直没有找到。

  栀子在报社的实习结束了,她并没有留下来,而是回了家乡,在家乡的小学当了老师。

  他们分开的第五年三个月零十七天,栀子又遇到了冬天。

  是三月的时节,冬天回家乡处理一些事情,在小学的门前就看到栀子了。栀子留着齐耳的短发,看起来那么瘦。栀子对冬天微笑着,就像许多年前,他们念高中,他发现那么恬静的女孩儿有那么好听的名字,总是微微地笑着一样;就像大学里恋爱时,她总是那样仰起头对他微笑一样。


文字帝美文网【打赏】

扫描二维码,支持文字帝,为网站发展献出自己的一份力!

上一篇:晾晒爱情
下一篇:陪恋、演恋与婚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