会员登录 - 用户注册 - 网站地图 文字帝:经典美文之家!
当前位置:文字帝 > 爱情故事 > 正文

让我轻轻抱着你,像最初那样

时间:2020-02-13 21:03 来源:网络 作者:网络 阅读:
  1
  
  之前,我没有想过这辈子会做出私奔这样的事,可这确确实实发生了。
  
  两年之前的10月份,我跟邵毛毛坐在80路的公交车上,忘记了那天我们是要到哪里去。我们一边听着音乐,一边看着车窗外,外面行人如织,车水马龙,80路公交车很艰难地挤到了解放桥这一站,然后被堵得走不动了。这时候邵毛毛扭头看着我说:“我们结婚吧。”
  
  我对她说:“我也正有这个想法。”
  
  那时候邵毛毛还没有毕业,我刚毕业3个月,没有固定的工作,没有车也没有房子,银行卡里的钱还不够还债的。可是她说:“那又有什么关系呢,又不是为了房子和车才相爱的。”
  
  于是我们就准备结婚了。
  
  结婚要准备什么呢?其实也没有太多:两张两寸的双人照、双方的户口页和结婚证的工本费。工本费需要人民币6元,虽然当时很穷,但6元人民币我还有,结婚的合照也不麻烦,临时照都来得及,我的户口页一直带在身上,而邵毛毛的户口因为上学的时候迁到了学校,取出来就可以了。我们用了不到两个小时,就将一切准备好了。
  
  婚姻登记处的人说:“你们违反了晚婚的政策。”我们问:“那就不能结婚了吗?”他们说:“可以的。”
  
  “那就结婚吧。”我们说。他们取来两个小红本,填上几个字,贴上双人照,然后粗暴地盖上印戳,我们就结婚了。
  
  没有通知家人,也没有通知朋友,也没有什么庆祝。
  
  我们手持小红本,离开婚姻登记处,沿着华阳路一直往西走,路过“一碗面馆”,于是分吃了一碗面。
  
  邵毛毛说:“新婚快乐。”“嗯,”我说,“新婚快乐。”
  
  我们就这样私奔了。
  
  2
  
  那时候我住在朋友的宿舍,朋友在这个城市东郊的建筑大学上学,但是他们都实习去了,空下了几个床位,我临时住在那里。
  
  结婚了,我们就决定租个房子。主要考虑毛毛上学方便,住的地方不能离她的学校太远。于是我们就去网上按照条件筛选,很顺利地找到了一个地方,离毛毛的学校非常近。但是房租很便宜,一个月400元。为什么便宜,因为那是一幢快拆迁的楼。
  
  我们问房东:“这楼不会夜里忽然被人爆破掉吧?”房东说:“不会。”尽管这样,我们夜里经常睡得心惊胆战。
  
  房间很简陋,有电有水,除此之外什么都没有,一张床都没有。我们决定买一张床,但是床很贵,而且要搬进来也很麻烦。“那就打地铺吧。”邵毛毛说。
  
  我们买来很多报纸铺在地板上,买来很多儿童乐园铺在地上的那种拼图地垫铺在报纸上,买来壁纸贴在房间的四周,房间变得好多了。
  
  早晨我送邵毛毛去上学,穿过马路,穿过校园,把她送到教学楼里;然后我回房间,中午去学校等她,一起去餐厅吃饭;下午她上实验课,我回房间,或者在花坛边看书。秋天了,天空很蓝,一尘不染,阳光跟秋风缠绵,路过身边,挺美好的。
  
  冬天来了,我们住的地方没有空调,没有暖气,又在背阴的一面,简直糟糕透了。夜晚有风路过,门窗稀里哗啦响一夜,好像外面挤了一堆时刻准备破门而入的暴徒。
  
  邵毛毛总是半夜冻醒,说:“我好冷啊,我好冷啊。”
  
  我不知道除了把她抱紧,还能说些什么给她安慰,也许只需要抱紧就可以了。
  
  3
  
  去年夏天,邵毛毛读完研一,开始实习了。实习的医院在千佛山脚下,于是我们第一次搬家了,离开了广智院街的这幢危楼。我们对着房间拍照,对着危楼拍照。我们都觉得这幢楼避免不了被很快拆迁的命运,所以想留下个纪念。
  
  她实习很忙碌,我的时间比较充裕。她每天上班,于是在家中做饭的任务就落在了我的身上。
  
  楼下小区的门口就有一个菜市场,各种蔬菜都齐全,也有新鲜的水果。我买的菜十分简单,因为我会做的菜也就那么几样。好在邵毛毛对食物的要求不高,只要是蔬菜她就喜欢。这让我时常觉得养了一只小兔子在家里。
  
  我平时很少出门,于是体重持续暴涨。邵毛毛说这样下去会生病的,于是拉着我去锻炼。傍晚的千佛山免门票,我们从东北门进去,翻越一个个台阶,爬到山顶然后返回,通常下山的时候,天已经黑了。千佛山的草丛中有许多萤火虫,它们在夏季的夜晚飞行,在冬季到来之前就销声匿迹了。邵毛毛每次见到萤火虫都很开心。她说:“看,那里有萤火虫。”“哦,有萤火虫啊。”我说。“我们看一会儿吧。”“嗯,好啊。”我说。
  
  我们肩并肩站在路边看萤火虫,萤火虫展示它们绿色的尾巴,从草丛中飞出来,飞到路边的松树林,然后折返回来。山脚下的城市开始进入夜生活,街灯次第亮起来,城市的夜晚很美好。但是,萤火虫微弱的光亮也让人觉得温暖。
  
  4
  
  我跟邵毛毛认识到今天1134天,我们结婚2年零8天。我们结婚了,我们私奔了,我们是“裸奔”的。爱就是要在一起,扯别的有用吗?
  
  几天以前,是我跟邵毛毛结婚两周年的纪念日。
  
  邵毛毛早晨很早就去了医院,起床以后,我去了附近的学校跟朋友们谈事情,中午没有回家,邵毛毛自己做了很多青菜吃。到了晚上,我们一起吃的晚饭,就像平常任何一天一样,并没有什么特别,因为我们都忘记了那天是几号。
  
  吃完饭,沿着街边散步,然后回家。偶然看到日历,才发觉已经10月8日了。
  
  我喊毛毛:“你知道今天是几号吗?”她恍然大悟:“我们结婚两年了吗?”“是啊。”我说。
  
  为了庆祝我们结婚两周年,我应该送她一点礼物,比方说一束花。她说:“时间已经这么晚了,恐怕花店都已经关门了吧。”“已经9点了,这个城市大部分的店面都打烊了,更别说鲜花店了。可是总有一束花应该是为我们准备的,为什么不去试一下呢?”
  
  于是我跟她大晚上离开房间,街边的店铺确实大部分都打烊了,附近的几家鲜花店也都关了门。可是路边的24小时统一银座里,竟然有花卖。没有玫瑰花了,但是有很多百合花。百合花已经盛开了,有好闻的味道。
  
  “我们可以买一束百合花吗?”我们问站在收银台边的收银员。
  
  收银员说:“可以啊,只是负责鲜花的人已经下班了,没人给你包装了。”
  
  “没关系。”
  
  我们选了一枝百合花,到收银台结账,然后带着百合花走上这个城市夜晚的街道。城市的街道空空荡荡,10月的风从巷道飘过。
  
  5
  
  7年以前,我们来到这个城市。一个从城市的东方来,一个从城市的西北方来。我们在同一个车站停留,出门坐上不同的公交车,去了不同的地方。那时候我们不认识,一个住在城市的中心,一个住在城市的西郊,有3年的时间,我们彼此陌生,做些属于各自的事情消磨人生。后来我们认识了,在这个城市里相遇,在这个城市里相爱,然后一起买菜,一起做饭,一起饭后散步,为鸡毛蒜皮的事情相互争执。
  
  还有10个月,毛毛就要毕业了。我们准备离开这个让我们认识的城市,然后回到海边去。海边刚建了一个新的医院,大楼的主体已经竣工了,年末就要投入使用。而且海边的环境要好一些,夏季的夜晚可以看到繁星闪烁。
  
  一个月前,我们坐着绿皮火车回去,看看我们以后生活的地方。医院四周很荒凉,不远处的铁路工地正在施工,泥土路上有卡车路过,扬起漫天的塵土,四处都是低矮的平房,但是没有关系。尘埃终于会落下去,一切都会建起来。会有餐厅,会有楼房,会有酒店,会有影院,会有幼儿园,也会有很多人,涌入视线,带来繁华和嘈杂。这些都没有关系,能经历繁华,也可以承受荒芜。
  
  什么有关系呢?也许就是在一起吧。
  
  不论生活在哪里,只要在一起就好了。我们在菜市场买菜,在房间里做饭,饭后沿着街边散步,一起看太阳升起,太阳落下,有白天,也有夜晚,这样就足够了。

文字帝美文网【打赏】

扫描二维码,支持文字帝,为网站发展献出自己的一份力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