会员登录 - 用户注册 - 网站地图 文字帝:经典美文之家!
当前位置:文字帝 > 青春校园 > 正文

我的大学与爱情

时间:2019-02-28 21:14 来源:网络 作者:佚名 阅读:

南阳湖。北木山。长情街。不动声色的大深情。他们在这里,看时光流转,看岁月蹉跎。

 

在北城,他是过客,她也是。但恰好遇见——懂得、慈悲、照见、一生。如果春天要他相邀一个人去看山川河流,他一定会选择她,不为别的,只因他喜欢她。

 

他想以年少轻狂的名义,把心里的秘密告诉她,不管她懂与不懂?他都至死不渝,倾心倾意,他带着所有的秘密,走向沧海桑田,走向地老天荒。

 

他曾在一篇文章里这样写:一生最饱满的时光,是遇到你。你的笑,你的风情,像极了一片又一片轻柔的雪,温暖了岁月,惊艳了时光。这一惊啊,就是一世。

 

他叫陈晴朗。

 

她叫戴依君。

 

那一年。他们素昧平生,一起读“既见君子,云胡不喜”的《诗经》,一起读“滟滟随波千万里,何处春江无月明”的《唐诗三百首》,一起读“少年听雨歌楼上,红烛昏罗帐”的《宋词》。不为别的,只为恰巧坐在一起,或者说命中注定。

 

02

 

大一那年,他走进《中国古典诗词中的品格与修养》的选修课课堂,他是学会计专业的,选这样的课简直是驴头不对马嘴。事实上,他本人也不想选这门课。但女朋友是中文系的。任着性子非让他一起陪读不可,美其名曰:爱情要想进步。思想就得统一。

 

本以为这样的冷门课,没几个人上。可到了教室,他着实吓了一跳,挺大的阶梯教室差不多坐满了。女朋友直奔教室前面第一排——室友提前给她占了座,她边走边用手往后一指。

 

他是个聪明人,立刻会意,低着头乖乖坐到最后一排。屁股没坐热,旁边坐下了一位女生,明眸善睐,长发飘飘。这女孩刚一坐下,就从包里翻出一本包装美,崭新的《诗经》,端放面前,满脸的虔诚。

 

这么一来,他的脸立刻红了。为啥?他本来就是蹭课的,书包里装着好几本闲书,想着等到上课就看看闲书打发时间。没想到。旁边坐着一个正儿八经来上课的,他再把闲书拿出来,那就是对这门课不尊敬了。

 

一会儿,教授来了,上来二话不说,就点名让人朗诵:“最后一排那位戴眼镜的男同学,你给大家读读《诗经》中的第一首《关雎》吧!”

 

晴朗懵了,自己面前连个纸片也没有,咋读啊?他红着脸站了起来,正不知该咋办时,旁边的女孩把她的书主动推了过来。

 

他赶紧抓起救命书,煞有介事地读起来:“关关雎鸠,在河之洲。窈窕淑女,君子好逑……”他嗓子饶是不错,浑厚悠长,读得还算动听。可教授不依不饶,来了句:“你读得不错,不过下次自己也要买本书,别光让自己的女朋友带书。”全班顿时哄堂大笑。

 

吓晕!这教授真是个极品,乱点鸳鸯谱。

 

他瞬间瞥见女朋友正一脸怒色地看着他,他赶紧解释:“老师您误会了,我们俩不认识。”

 

这下教授有些不相信了:“不会吧?我咋看你们满脸写着情侣相呢?不然你咋把这首诗读得这么好听?”

 

全班笑得更厉害了。他哪里还敢说什么,忐忑不安地坐下,然后写了张纸条递给旁边的女孩:“谢谢救急,我是来陪读的,女朋友坐在前头呢。”

 

过了一会儿,纸条上多了一行字:“没关系,我也是个陪读生,很巧,我家那位也坐在前头呢!”他看完纸条,扭头会心一笑,四目相对。默默无言却充满千言万语。

 

这是他们第一次四目交汇,也是青春中最饱满的相遇。他们像两个走在满天风雪中的人,不歌不吟,没有声息,但却令天地动容,令草木折腰。

 

那堂课结束前,纸条上又多了两行字。

 

一行是:我是商学院的,我叫陈晴朗。

 

另外一行是:我是教育学院的,我叫戴依君。这行字后面还画着一个甜甜的笑脸。

 

那年,他们天南海北,一起读诗经,不为别的,只为能消弭些许忧怒。

 

03

 

有了“一脸情侣相事件”,再加上那教授课上得确实精彩绝伦,陈晴朗和戴依君这两个旁听生下定决心、排除万难,都选了这门课,从陪读摇身一变,变成正读。整整一学期,两人习惯性地坐在最后一排。

 

时间稍长,这两个外系人话就多了起来,到了最后,演变成两人憋了劲地比着背《诗经》,大有不是西风压倒东风,就是经济压倒法律的架势。

 

你说一句:昔我往矣,杨柳依依。

 

她就接一句:今我来思,雨雪霏霏。

 

你说一句:今夕何夕?

 

她就接下一句:见此良人!

 

文字帝美文网【打赏】

扫描二维码,支持文字帝,为网站发展献出自己的一份力!